《你的孤独,虽败犹荣》摘抄

书后感

《你的孤独,虽败犹荣》,这本书买回来已经很久了。花了一两个月读了前一半,却只用了几个小时读完了后一半,有时候不得不说,自己对自己太任性了。
昨晚出去散步时,我说,回去后,我要把那本书读完。我哥一脸诧异,表示不敢相信,毕竟一半的内容不算少。回来后,戴上耳机,随手把罗扎夫加入了播放列表。并不是我想营造一个读书的氛围,只是为了隔绝外面的世界。几个小时后,我说,我看完了。我哥是一脸震惊,不知道是因为我做到了,还是因为吃鸡过程中突然暴毙而没回过味来。
这本书算是作者的一个心路历程吧,看完成之后,唏嘘不已。有共情,才会有感概,故事的人和事,似曾相识,不过这一切都已成了回忆。回过头来再想一想,这样,真的好么?

摘抄

孤独是自己居然就能成一个世界。

有一种孤独是
明知道结局是曲终人散,可当下却不得不放声大笑,直至在这样的尽兴中流下眼泪。

我们嘲笑过少年的无知,也嘲笑过岁月的苍老。我们行走在路上,理想宏大,眼窝却浅显。

有时候我们说很多话,并不是想得到热切的回应,而是只要有人愿意听,愿意帮我们记住,就够了。

回忆就像女儿红一般被埋在土里,偶尔想起来挖两锹土,都会醉倒半死。一群人怀旧,就着往事下酒,睫毛上满是青翠的湿气,饱含垂延欲滴的温柔。

有人拼命挣脱,终为无谓。
有人放任飘洒,终成无畏。

有一种孤独是
与志同道合的人定下目标,没皮没脸地往前冲,等到离光明不远的时候,你扭头一看,却发现志同道合的人已经不见了。

人与人擦肩时,往往会投来短暂且善意的眼光,你以为对方只是在浅显地打量,但对方表达的确实友善的“你好”。你伸出手,便能并肩行走。你错过,便再无下文。

有一种孤独是
突然想到一个人,却发现已经没有了对方的联系方式。

那些你曾以为很要好的朋友,那些你曾以为会一直结伴走下去的人,不知道何时就在路途中走散了。
陪你走了一程的朋友,谢谢他们。
愿陪你走一生的朋友,谢谢老天。

有些人在你面前,你很难说一声谢谢。然而他们离开之后,你却有千言万语想说给自己听,或者也希望,有一天他能够看见。
就是这么一种人,进入你生命的时候并不让人欢天喜地,他们却能够在离开你之后,让你一直想念,万语千言。

有一种孤独是
原以为找一个与自己分享痛苦的人很难,后来发现找一个能分享自己喜悦的人更难。

和一些人的关系像平行线,一辈子相守相望,见于眼底藏于心间。
就怕耐不住寂寞,冲动而成了相交线,在一个点尽情拥抱,
从此便离得越来越远,再也不见。
遇见这样的人,因为不想做恋人只能一时,所以才选择做朋友能一世。

有些不疼,是早已愈合,提起来只有伤疤,没了感受。有些不疼,是几近麻木,感受爱的能力全都用来感受痛了。你要相信自己强大的愈合能力,即使心里有刺,不拔出来,也会随着时间而最终消失。

有一种孤独是
我知道你爱我,我也知道我爱你,但我无法用准确的语言让你明白我内心的感受,即使我说了,你也不能理解。我们是人类,但却不是一类人。

有一种孤独是
很多闭上眼能回忆起的温度、对话、举动、细节,睁开眼却感觉它们从未发生过一样。擦肩而过,再无交集的孤独。

借秋微的小说《莫失莫忘》中的一句话:世间最大的遗憾是我们能好好地开始,却没能好好地告别。

成年与未成年最大的区别或许是我们开始越来越爱深夜,而只把冷静留给白天。

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常常从熟悉、到误解,从分离到释怀。释怀似乎才是最终认识自己和理解别人的方式。当时想不明白的原因和愤怒转身而去的情节,都会随着成长而渐渐释怀。释怀不是不再生气,也不是没有感情,而是面对曾经最熟悉的那个人还能问上一句: 你还好吗?

你以为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身边最亲近的人,
后来你才知道最亲近的人最需要你做的只是你在身边。

有一种孤独是
与最亲近的那个人面对的时间和空间里,一直在质疑,而当你转身离开,却瞬间意识到自己的过错。

有一种孤独是
即使你做了错事,爱你的人却一直说没关系,连弥补的机会都不会给你。

有些爱就是错了一次之后,便希望用一生的努力去弥补。

越是亲近的人,越是有些话说不出口,也许我们都知道,很多事情都已经过去了,再大的伤害都不能阻止我们现在的感情如何的亲密,只是,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的话,你总是希望能用自己的方式去弥补过去时光里造成的伤害——无论对方现在是否还需要。

亲近的人永远把话藏在心底,却用行动告诉全世界自己很在意。

有一种孤独是
小时候觉得顺其自然的事情,稍微大了之后认为那是按部就班,直到有一天你才发现一切所剩无几、无能为力,只能且行且珍惜。

有一种孤独是
如果自己忍受了委屈,便能让一切都好转起来,于是选择了闭嘴。没有人注意到你的改变,没有人走进过你的内心,外界越是平和,越是人声鼎沸,你心里的委屈越大、孤独越深。一开始埋下的孤独的种子,在一个人反复的自我回答中,长大成人。

你不好了,他们会失落,他们会用尽全力保护你。
你好了,他们也会失落,他们觉得自己的能力已经保护不了你了。

有一片这样的海,一扇能如此推开的窗,一身被晒得爽朗的肤色,更重要的是,有一个能陪我一起分享一切的人。很多人,有了一切却没有那个人。很多人,有了那个人,却为了追求一片海,最后丢掉了那个人。

当对事情感到绝望时,你可以放弃对他人的信任,
可以放弃外界对自己的评价,可以放弃对结果的企盼,
唯独不能放弃的是内心的平静。
只有回归平静,甘于寂寞,
不怕枯燥,才能重新听回自己的心跳声。
无论你未来身处混沌还是迷途,保持自在安宁是破除任何困局的最大武器。

给自己一些时间,一切终会有答案。

既然看不清未来,何不把握好现在。拽在手中的,始终会跟着你跑不掉,放飞于空中的,一不留神,便不知飘向何方。曾经迷茫,如今释怀开阔。当下迷茫,却对未来笃定希望。
这其中,便是时间和物是人非的成长。

有些日子,只记得事,因事想人。有些日子,却记得人,因人而记事。

一些人对我们做了一些事,有人只当是日常生活中的无心之举,有人却能读出一个轮回的历史。一些温暖,能让你在自己身上发光发热,传给他人。一些伤害,也能让你亮出胳膊,提醒自己何谓底线。

我们常问为什么,沉下来,看一切,我们就是答案。

有种孤独是
极力挣脱随波逐流的自己,尝试做一些不合群的举动,一开始总会被人误解,经过这样的孤独,才有真正与别人不一样的底气。

“如果你未来想在这个行业中出头的话,你觉得要具备什么条件?”
“待的时间比别人更长?资历比其他人更老?”当我说出这样的答案时,浑身不寒而栗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已经把人生翻盘的决定权完完全全交给了时间。

每个人的人生只能自己负责,别人的意见顶多只是参考而已。如果一个人一辈子只能重复同样的一天,那该是世界上最寂寞的事情吧。

这些年,见惯了彼此伤害,也曾经被亲近的人抓住七寸反击,总以为受的伤够多了,就不会在跌倒了。现实却是为了每一次的投入而付出更隐秘的自己,于是又换来一批更新的伤口。
一个人的坚强不是看他外壳有多硬,而是看他的伤疤有多深。
最终,我们把自己磨砺成不害怕伤害,却开始害怕一种创可贴式的关怀。
有时,柔软或许比强大更具力量吧。

有的人可笑,是因为愚蠢。有的人可笑,是因为执着。而且我相信,只有当你明白自己的时间并不如想象得那么多的时候,你才会对出现在生命中的任何事物如此挑剔。原谅我只有一光年的宽度,只允许你在我生命中走一程的距离,能走多远都可以,但不能重复地走来走去。

有些人的好像埋在地下的酒,总是要经过很久,离开之后,才能被人知道。剩下饮酒的人只能寂寞独饮至天明。最遥远的距离是人还在,情还在,回去的路已不在。

有人说有结果的付出叫付出,没结果的付出叫代价。其实人在年轻的时候无论有没有结果,都要去付出,除此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。
因为知道了不要盲目至追求结果,所以变得开始不着急,把所有的着眼点都放在了每一次的当下,只有对自己的每一次行动负责,才会获一个美好的结果。

道理对不对不是最重要的,态度对了才是最重要的。

我们可以选择不说真话,但一定不能说假话。不说真话,可以有自己的态度;说假话,则失去一个人处世的原则。

有一种孤独是
当大多数人不赞同我时,你却偏偏站在我这一方。第一瞬不是感动,而是觉得我怎能让你变得和我一样的孤独,而后才有满满的感动。少数人的温暖,也是一种心照不宣的孤独。

“当我讨厌一个人的时候,如果这个人突然说喜欢我,那我就一点也不讨厌对方了。就是这么有原则,无法讨厌一个有眼光的人。”

有一种孤独是
四周的一切都暗下去,看不清周遭,先是恐惧,然后归于平静。这时,突然可以听清空气的流动,开始看得清自己过去的每一步。这种自省的孤独,胜过一切的鼓励。

低谷,这个词若出现在现在,证明你已停止前进。若你坚持爬坡,这个词一定会出现在你的回忆的时光里。

一个人的时候或许并不孤独,置身于热闹人群中,才愈发孤独。

因为一座城而爱上一个人不是没有可能。有时你会重新爱上一座城,也许只是你曾在这里遇到过几个陌生人。

------------- The End -------------
显示评论